弗罗西诺内帕尔马

最高院公報案例:在合同不具備繼續履行條件時允許違約方在承擔賠償責任的情況下解除合同

恒都商業訴訟法律中心 合同與擔保專業組 杜彥博 2019-05-30

最高院2006年第6期公報案例——江蘇省南京新宇房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馮玉梅商鋪買賣合同糾紛案[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04)寧民四終字第470號]裁判摘要: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有違約行為的一方當事人請求解除合同,沒有違約行為的另一方當事人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當違約方繼續履約所需的財力、物力超過合同雙方基于合同履行所能獲得的利益,合同已不具備繼續履行的條件時,為衡平雙方當事人利益,可以允許違約方解除合同,但必須由違約方向對方承擔賠償責任,以保證對方當事人的現實既得利益不因合同解除而減少。


合同解除權,是指合同當事人依照合同約定或法律規定享有的解除合同的權利。合同解除分為協議解除和法定解除兩種。所謂協議解除,是指合同成立后,在未履行和未完全履行之前,當事人雙方通過協商而解除合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九十三條規定:“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所謂法定解除,是指根據法律的規定,當一定事由發生時,一方當事人享有解除合同的權利。《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五)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


合同糾紛中,在單方違約的情況下,守約方有權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的規定解除合同,對此理論界和實務界均不存在爭議。存在爭議的是,違約方是否有權主張解除合同?由于缺乏法律的明確規定,長期以來理論界和實務界對該問題的看法莫衷一是,主要觀點如下:


第一種觀點認為,《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法定解除的五種情形是賦予守約方的合同解除權,違約方無權行使。因此,違約方無權主張解除合同,在守約方主張繼續履行合同的情況下,法院應判決違約方強制履行合同。


第二種觀點認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錢債務或者履行非金錢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對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法律上或者事實上不能履行;(二)債務的標的不適于強制履行或者履行費用過高;(三)債權人在合理期限內未要求履行。”根據該條規定,在合同無法繼續履行或者強制履行成本過高的情況下,強制履行顯然是非理性的選擇,因此應當允許違約方以承擔違約責任為代價換取對合同履行義務的免除。


第三種觀點認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是法律賦予違約方在守約方要求其履行合同時的抗辯權,具有被動性,因此違約方只能在守約方要求其履行合同時作為抗辯依據提出,而不能據此主動提出解除合同。


上述第一種觀點和第三種觀點法律依據較為充分,也是長期以來理論界和實務界的主流觀點。通常情況下,只賦予守約方合同解除權有利于保護守約方利益,維護交易的穩定性。如果合同出現事實上無法繼續履行或者強制履行成本過高的特殊情況,違約方還可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的規定主張免除合同繼續履行的抗辯權。應當說,《合同法》第九十四條和第一百一十條已經較為充分的考慮了合同雙方當事人的利益平衡,也能夠解決常見的大部分合同履行糾紛。


問題在于,如果守約方既不行使解除權也不訴請繼續履行合同,或者在訴請繼續履行合同不能得到法院支持的情況下仍不行使解除權,而是以消極不作為的方式任由違約方的損失擴大,此時違約方的權利該如何救濟?第一種觀點和第三種觀點顯然都無法解決此種法律困境,而第二種觀點則給出了一個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即允許違約方以承擔違約責任為代價換取對合同履行義務的免除。這樣以來,不僅守約方的利益可以得到有效保障,而且違約方也可避免不必要的損失,有利于最大限度的實現合同雙方利益的平衡和經濟效益的最大化。


從司法實踐來看,第二種觀點已經獲得了不少裁判文書的支持。特別是自最高院2006年第6期公報案例——江蘇省南京新宇房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馮玉梅商鋪買賣合同糾紛案[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04)寧民四終字第470號]確立了允許違約方在一定條件下解除合同的裁判規則以來,實踐中支持違約方解除合同的裁判文書已經不再鮮見。如四川高院(2015)川民申字第818號民事裁定就認為:“雖然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繼續履行是違約方承擔責任的首選方式,但當繼續履行無法實現合同目的時,應當允許違約方解除合同,用賠償損失來代替繼續履行。……因此,從平衡雙方當事人目前利益、受損狀況和今后長遠利益出發,根據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盡管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承包合同關系合法有效,本案合同仍應當解除。”浙江高院(2017)浙民申45號民事裁定也認為:“我國現行法律并未明確禁止違約方解除合同的權利。從理論上講,合同是當事人之間的契約,按約履行合同除了囿于法律規定的約束外,很大程度還要取決于當事人的自愿。在一方不愿意繼續履行合同時,雖然有強制履行的制度設定,但強制履行顯然不可能適用于所有不自愿履行的情形。如果機械理解‘依法成立的合同應當履行’,并一律排除違約方解除合同的權利,以絕對的強制對抗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在某些個案中必然會耗費極大的社會成本。”上述裁判案例雖然并非公報案例,但與公報案例的裁判觀點是一致的,反映了高層級法院對這一問題的最新觀點,所以也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附錄:最高院2006年第6期公報案例


江蘇省南京新宇房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馮玉梅商鋪買賣合同糾紛案[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04)寧民四終字第470號]“本院認為”部分的論述內容: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上訴人馮玉梅與被上訴人新宇公司簽訂的商鋪買賣合同合法有效。新宇公司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未辦理產權過戶手續,已構成違約,又在合同未依法解除的情況下,將2B050商鋪的玻璃幕墻及部分管線設施拆除,亦屬不當。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從這條規定看,當違約情況發生時,繼續履行是令違約方承擔責任的首選方式。法律之所以這樣規定,是由于繼續履行比采取補救措施、賠償損失或者支付違約金,更有利于實現合同目的。但是,當繼續履行也不能實現合同目的時,就不應再將其作為判令違約方承擔責任的方式。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錢債務或者履行非金錢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對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法律上或者事實上不能履行;(二)債務的標的不適于強制履行或者履行費用過高;(三)債權人在合理期限內未要求履行。”此條規定了不適用繼續履行的幾種情形,其中第(二)項規定的“履行費用過高”,可以根據履約成本是否超過各方所獲利益來進行判斷。當違約方繼續履約所需的財力、物力超過合同雙方基于合同履行所能獲得的利益時,應該允許違約方解除合同,用賠償損失來代替繼續履行。在本案中,如果讓新宇公司繼續履行合同,則新宇公司必須以其6萬余平方米的建筑面積來為馮玉梅的22.50平方米商鋪提供服務,支付的履行費用過高;而在6萬余平方米已失去經商環境和氛圍的建筑中經營22.50平方米的商鋪,事實上也達不到馮玉梅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的目的。一審衡平雙方當事人利益,判決解除商鋪買賣合同,符合法律規定,是正確的。馮玉梅關于繼續履行合同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考慮到上訴人馮玉梅在商鋪買賣合同的履行過程中沒有任何違約行為,一審在判決解除商鋪買賣合同后,一并判決被上訴人新宇公司向馮玉梅返還商鋪價款、賠償商鋪增值款,并向馮玉梅給付違約金及賠償其他經濟損失。這雖然不是應馮玉梅請求作出的判決,但此舉有利于公平合理地解決糾紛,也使當事人避免了訟累,并無不當。在二審中,新宇公司表示其愿給馮玉梅增加20萬元賠償款,應當允許。”


編輯:李晴晴

弗罗西诺内帕尔马 美娱文是什么意思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nba篮球大师攻略心得 摩卡在线娱乐打造全球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稳赢 彩票打印软件 三公游戏单机版下载 怎么玩彩票能挣钱 时时彩平台注册 天游公司 为什么时时彩先赢后输 查询彩票是否中过奖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软件 吉林时时开奖票控 时时彩老玩家下载安装